抱书

剑光所指之处,诅咒如影随形。

【说爱你/5.20/24:00】来自蓝雨战队女记者的现场报道

#人设虫爹的,ooc我的
#烂尾了,以后改
#蓝雨天下第一
#剑圣出嫁啦。

被安排来做这份采访的时候,我还是个远远不如前辈八面玲珑的新人。不是没有做过人物报道,但早在学生时期听闻过他们比肩而立的巅峰时刻和身披红旗的辉煌高光。他们是传奇,更是神话,令我不敢高攀。

“请问两位在训练营是怎么相识的呢?”打开录音笔,双眼盯着记录着问题的笔记本,我艰难的读开语句。

好在当事人并不介意我的拘谨,听完我的问题以后对视一笑,蓝雨的队长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笔直,唇角微扬带着七分怀念和三分调笑。

“青训营时候的少天……与现在差别不大。”另一个主角脸色有点窘迫,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或者是过分愉快的往事。

“那时候我们虽未谋面,但对彼此都是有所耳闻。少天?他一直很耀眼。”

“那时候年少轻狂么,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荣耀打得好就有人服你。少天除了很少的几门文化课以外,手速、数据、输出、意识、机会把握……都是整个训练营里面最突出的一个。所以,大家都知道天哥的名号。”

喻文州忍笑。

“对,天哥。跟着天哥走,保你——”

联盟的妖刀像他的机会主义一样丧心病狂地闪身过来一把捂住他的队长的嘴,勾出个狰狞的笑,转头跟我讲:“队长刚刚什么都没说!”

喻文州淡定地抬手握住他嘴上那只价值千万的手拿下来,双手十指相扣摁在膝盖上,弯弯眼睛对我笑了,“由于某些原因,接下来的部分就不太方便解释说明了。”

我理解地一笑,觉得眼睛有点疼。

“真正有了交流是在那次指导赛之后。”喻文州继续慢条斯理地说,“很多人都猜想那之后少天把我堵在厕所揍了一顿——其实并没有。魏琛前辈是一位很伟大的前辈,他打得很认真,使我必须全力以赴。”

“后来,如你们所知,我赢了。”

黄少天与有荣焉地点头,满脸写着“我的队长就是棒棒棒可牛逼坏了让我插会腰先”。

喻文州无奈一笑,“少天的反应真的很神奇。他拉着我去了竞技场,连续打了不知道多少把。嗯……从下午打到了晚上十二点熄灯。”

我确信我从那张一向优雅淡然的脸上读出了不堪回首的意思。

“也是从那一次起,我彻底放弃了上单人赛的想法。我还是更适合团队赛。”

“但是少天不同。他的机会抓得很好,操作很稳定,技能的选择也很快,手速也飙得很高,再配合上好的银武和角色,单挑会是他的强项。”

“那么,从那么早喻队就开始确定了防守反击的战队战略了么?”我忍不住有些惊讶地插嘴。

“并没有。那个时候我还没开始那么严谨的研究战术体系,也尚且没有足够大的把握去成为蓝雨担当大任的队长。”喻文州笑,“我的手速不行,注定只能在团队赛出场,这不要紧。我来到青训营没有几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它并不能阻挡我走向职业联盟。”

“少天所显示出来的实力告诉我,他是蓝雨最锋利的剑。”

“可是,再锋利的剑,也需要有机会才能出鞘。而我,恰好是那个最适合他的……那个能够创造机会的人。”

“后来,就是你看到的双核。”

“剑与诅咒。”

“某种意义上,少天是个惊喜,是让我拥有建立起独一无二的战术体系的底气和王牌。遇见他真的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

“那么,青训营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

“众所周知,两位自从一进入联盟就是担当大局的队长和副队长,请问那时候压力大吗?”稳稳心神几乎落泪,我轻咬舌尖,压抑着语调念出了下一个问题。

“那当然。”黄少天接口,“怎么可能压力不大!我们才十八岁诶!要单只是我们出道还罢了,隔壁微草战队的王大眼你也不是不知道,魔术师直接撞破了新秀墙,所谓王不留行扛千斤其他队员分四两。”

“何况第四期出色的新人还意外的多。”喻文州适时悠悠地补充上一句。

“我单人赛的战绩好看,团队赛输出也还成,打法也够好看,倒是没什么人喷。可是队长就不一样了,他只上团队赛,需要一对一时基本没优势,战术构建也才做出了个雏形,台下观众只看胜负和数据当然什么都看不出来。”黄少天忿忿不平。

“哎哟我去有些话骂的有多脏我都不想复述。大概总结一下吧,比如什么走后门当上的队长啦,打压副队长啦,联盟唯一的手残选手啦。鸡蛋里挑骨头,打赢了就是我发挥的好,打输了就是战术错误队长不尽责。”

“气得我都想下场开他几百个小号骂人了,就他队长心大。”蓝雨的剑圣冲着他的好队长翻了个白眼,“还记得那次打百花,原定战略被繁花血景打崩盘,索克萨尔第一个出局——我靠队长你居然还笑!”

喻文州无动于衷继续笑,“确实,那时候我们不是很好过。”

“下了赛场我就跟队长说,完了,这回记者会让我和方世镜前辈上吧,不然队长你会被他们怼死的。什么喻队长真的认为自己是个合格的职业选手吗,副队长黄少天的表现比您高出一个层次请问您是否考虑让位呢,您的手速是刻意控制的结果吗,蓝雨不敌百花的背后是否有您个人的原因呢……”一瞬间,黄少天像始终守卫着索克萨尔的夜雨声烦一样释放出来凌厉的杀气,“对啊我当时就是这么说的,结果队长拉着我的手给我做了套手操,接着一个人就去记者会了!”

“好在,小喻队长那时候抗压能力就已经很强了。”说着说着黄少天又笑起来,又是那个年轻阳光的大男孩了。

“他一上台就把着那个麦说,百花的实力的确很强大,进行了大换血的蓝雨也已经全力以赴,相信关心蓝雨的大家可以从比赛中读出很多生机——至于对于我个人实力的怀疑,希望大家要相信自己的判断,毕竟我对自己的定位从来就有着明确的认知。”

“队长还说,‘很可惜,有关战队的战术安排我不能透露太多,相信大家也可以理解我们的选择。但是,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如果说个人solo就有用的话,还要战术来干嘛呢?’”黄少天挑眉,夸张地做了个耸肩的动作,“我当时就坐在他旁边,觉得队长帅爆了好吗!”

可能是他们的气质太过使人亲近,我很快完全恢复了状态,一条又一条问题提出,也得到了使人满意的回答,只是他们的亲密终究是让我一枚单身狗有些吃不消。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问题清单的末尾。

“那么,下一个问题,”我郑重地问出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也是我这篇采访的主题,“同性恋法案在我国始终没有通过,两位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时机选择公布呢?”

喻文州笑笑。“一来,蓝雨的剑圣即将退役。他披戴过荣耀和辉煌,有很多人对他念念不忘——也是期待着他能够拥有更好的未来,抛开职业大神的身份也依然可以走的更远。我相信我可以用我对他的爱保证,他的未来有我在代替他们操心。”

“相信我的脑子还是受得到大家的认可的吧?”

“二来就是!瞒了你们这么多年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哈!”黄少天急吼吼的接上第二段,笑的像太阳一样明亮又坚定,脸颊却微微的红了。

“夜雨声烦即将离去,被他守护的人反而来守护他——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吗?”

是了。

是个很好的故事。

我合上了笔记本,扬眸笑了,“祝你们幸福。”

喻文州拉起坐的浑身酸软的黄少天,笑答:“我们会的。”

她说,我是在刀尖起舞的杀手,不是一去无回的刺客。

隐匿在暗影里抬手暴雨梨花针闪烁凌厉银光,或是伪装之中匕首斜勒只一点血痕,低眉顺眼假装畏畏缩缩时微微拂袖撒下封喉的剧毒,素手轻移换了酒杯移花接木取了人命,一击得手即刻轻盈远扬,黑衣纤瘦的身形和青涩起伏的线条在夜色里毫不显眼亦无人知晓。毕竟是从小被当做武器培养的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只为了杀人见血。

这天下的人都知道她的名号,所谓暗夜一抹香销魂,从前朝夕付东流。

喻黄·说爱你·520、521二宣

等我们用灵魂说我爱你。


他们值得岁月静好与情深无俦。


洛念川&周思安(日常卡文限流):

在520、521这两天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来场甜蜜的告白吧~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里主策祝晓暖,带着二宣来见大家啦~三天招满人还爆满的我骄傲了【骄傲地抬起头】


本次活动为喻黄520521活动,全甜无虐,带图带文,可能有车哦,还有彩蛋哟!考虑关注下嘛?( ͡° ͜ʖ ͡°)✧


活动tag:喻黄·说爱你·520、521活动


记得这个tag,别关注错了!


由于参加的人比较多,经过讨论,决定增加了2:08、9:09这两个彩蛋位。


时间表


520


00:00 @海螺酱w


01:00 @蔺翎


02:00 @双份珍珠不加糖


彩蛋:02:08 @保温杯里灌可乐


03:00 @栗子家的子钦啊


04:00 @沐兮


05:00 @师绘


彩蛋:5:20 @长乐无忧


彩蛋:5:21 @庐州杰. 【林正重】


06:00 @江误白


07:00 @念景萧


08:00 @青溪


09:00 @方锐


彩蛋:09:09 @宜妆是个斯文女流氓


10:00 @丛云清酒


11:00 @庐州杰. 【林崎】


12:00 @雏夏倾心—夏初倾


13:00 @adonis元宝子


彩蛋:13:14 @米啊娅成精了🍺


14:00 @茜空喵酱


15:00  @辞述


16:00 @昭渝渝_喻子凉.


17:00 @郝释鸣


18:00 @闵之


19:00 @张佳乐


20:00 @不目寒


21:00 @裴渎先生


22:00 @张佳乐


23:00 @✏夏舞魂kaki


24:00 @抱书


521


01:00 @山有木溪


02:00 @百年不更新的肆言


彩蛋:02:08@绾夙酱


03:00 @白柯


04:00 @白·墙子


05:00 @Rin


彩蛋:5:20 @夏夏夏川


彩蛋:5:21 @松饼骑士


06:00 @罪恶冥火


07:00 @喻见


08:00 @马达加斯加没有企鹅


09:00 @维洽、


彩蛋:09:09 @竹梓er-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10:00 @橘皮果酱三明治


11:00 @庐州杰. 【林崎】


12:00 @丛云清酒


13:00 @边城荒漠


彩蛋:13:14 @方锐


14:00 @清舟年


15:00 @织梦者_你会等我吗


16:00 @白曜儿


17:00 @wh涵函寒


18:00 @妍北_北极辰安否


19:00 @洛念川&周思安(日常卡文限流)


20:00 @夏夏夏川


21:00 @这里是曳曳


22:00 @窈窈


23:00 @萧索夜空🐠


感谢各位太太抽空参加我的活动!希望我这个策划不会拖累你们……哭卿卿。


在520、521这两天准备迎接各位太太精心准备的糖了吗?!来迎接一场太太们准备的盛宴吧,属于喻黄粉的盛宴!

不到最后一刻,我绝不认输。

他总是笑得肆意,那般风情万种却又仿佛漫不经心。


说不尽他历了多少芳姿丽颜见过多少玉貌绮年,歌舞曼妙管弦呕哑里,清俊白皙脸颊略显淡红似乎微醺,眼波流转极尽风流,执了酒杯绕席做了一个似模似样的告解,衣袖轻拂眸含挑逗魅惑又好看。一身尽是挥金如土脂粉看遍的轻狂味儿。


只是却没人知道他拎着坛玉陵春在月光下自斟自饮时眼中的落魄与迷茫又是为了什么。


她总是不满的。

不是高墙里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而是矮篱边一株柔软无力的菟丝花。没有人人称羡的天才光环也没有令人一见忘俗的容貌,于是她永远只能做一朵儿壁花,侍立在师傅身后笑得沉静又温顺,任着师兄师姐们剑光如虹意气风发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每每做着这百无聊赖的装饰物,心里确实心心念念为什么不能拿着更好的。明明她在最好的年纪,师傅却总是偏心不紧着她照顾。

她的唇边溢出一抹冷淡的笑来。

有人在乎你,总是很好很好的事情。
不是么?

他早知自己不是善类。


争权夺利,钩心斗角,于兄弟而言是理所当然继承大统捍卫自身,于他就是贪婪江山穷凶极恶仿佛养不饱的狼。一路走来,支撑着他的早已不再是当年想要活下来的信念,权力的味道甘甜诱人仿佛罂粟,他不再念着走得更高翼护初心,而是思考着如何长久坐在巅峰的王座上睥睨终生。即便手染鲜血悖逆天道,他也无所畏惧。


高位者只会以死离开铸着过往荣耀的宝座,仿佛是个无解的诅咒。


江湖云涌,她是天空最顶端一只幼凰。

名门出身,她自小是师兄师姐捧在手心里的夜明珠,心气儿不顺了有人安抚,琢磨不透复杂繁冗的心法有人拆解,想要那柄三尺青锋自有人双手奉上,想躲了早课睡一个早春晚觉父亲也宠溺着免了。勾心斗角势力交错,于她只是茶间酒里谈笑的小料。眉黛似春山,秋水一剪瞳。长袖轻拂间暗香萦绕,她挥剑如惊鸿,是一抹极清极艳的山水色。

是肆意轻狂嬉笑自若的小公主。